病危患者

嘛......钟爱于五夜熊和发糖
主双金(甜的)和兔熊,欢迎小天使们来鞭策我ˊ_>ˋ

精神半崩溃不定时癫疯请见谅ˉLˉ

披萨店的新员工(4)


然而并没有人听到他的请求。

把他拖回来扔到地上之后,GoldenFreddy便没了动作,他默默地坐到保安桌上,双腿交叠,面无表情冷漠地看着地上眼里充满恐惧的他。这时只要仔细看便会发现,GoldenFreddy根本没有坐在桌子上。他的腿与桌子有大概五,六公分的距离,所以他只是漂浮在半空,然而此时的他已经没那么多闲心去关注这些了。

“呐呐Goldy鬼屋的保安又被我干掉了耶!”

极度紧张的氛围下,一个欢快的声音突地插进来。他转头看向门口,看到了白天见过的SpringTrap蹦蹦跳跳地跑进来,手里还提着一把沾血的消防斧。

而在SpringTrap身后,居然隐隐约约的飘着一个半透明的紫色人影?!

仿佛察觉到他的视线,人影转过头笑着朝他挥了挥手

难道他已经紧张到出现幻觉了吗?!!

“嗯。”简短地应了一声,GoldenFreddy抬手摸了摸SpringTrap的头。

这时SpringTrap才发现像尸体一样瘫在地上不敢动弹的他,自言自语道:
“我白天好像见过他......”

然后他扬起了手里的消防斧,转头问GoldenFreddy:“能砍吗?”

此时不知道跑哪去了的Bonnie也走进了狭小的保安室,靠在门边用嘲讽不自量力的笨蛋的眼神看着他

死亡的威胁越来越掐紧他的脖子,几近崩溃的他手忙脚乱地从地上爬起来,拖起已经吓软了的腿像无头苍蝇一样朝Bonnie身边的门口冲去!

嗤笑一声,Bonnie抬起手,用手背轻敲墙上的大门开关,灵敏的安全门立刻哐地关上,阻断了他的所有希望。

“这门可不止能用来把我关在门外。呵呵。”冷漠中夹杂着嘲讽的语气。

这时,金属撞击的声音通过大门传递过来,Foxy用他的钩子敲了敲门,略有些不快道:“嘿,你把我也关在外面了。”

“啊啊,抱歉。不过暂时先麻烦你在那待着吧,如果他跑了就需要你去抓咯。”Bonnie毫无愧疚地道歉。

“......好吧。” Foxy妥协。毕竟除了那两只开了挂的熊,他是店里跑的最快的。

“哐”,另一边的大门也传来被关闭的声音。Freddy双手抱胸,清澈的湖蓝色眸子像一块冰,从里面射出的视线令人脊背发寒。他扭头对着桌子因为灯光的照射而投下的阴影问:
“喂Shadow,怎么回事,你来解释下。”

【哎呀呀,这可不能怪我哦?】

令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悠悠响起,他猛地看向声音传出的地方,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目瞪口呆:

桌子下的阴影突然像潮水一样泛起了波纹,一团影子一样的黑暗像街心公园每晚六点准时开启的喷泉一样猛地高涨到两米多!

一只脚从阴影中伸了出来,踏上了保安室的地板,随后一个人从阴影里显现了身形————正是今天从早上开始一直在和善地对他说话,照顾他的工作的人!

不过,与白天他穿的服务生装不同,现在的他穿着一身纯黑色的西服,袖子上的白色臂章就好像在告诉别人:

他要去参加一场葬礼——一个因为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而不得不去死的可怜员工的,葬礼。

“怎么可能不怪你,你今天一直待在他边上。”Freddy的声音将他拖回恐惧的现实“难道不是因为你的警告工作没做好吗”

ShadowFreddy用食指抵住唇,轻笑:
【呵呵,明明都告诉他不要乱跑了,可他偏不听,我也没办法啊?】

“鬼信你”Bonnie笑了一下,鄙视地翻了个白眼

“算了,你弄出来的,你解决。”Freddy冷漠地下令。

【是是,我知道了~】于是他转头看向SpringTrap:
【Spring,手里的东西借我下?】

“喏,给你” SpringTrap伸手把消防斧甩向他。

稳稳地接住迎面飞来的凶器在手里掂了掂,ShadowFreddy对地上的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同时扬起手中的斧子,用力向他的脖颈砍去!

红色的液体像决堤的大坝后的洪水一般不受控制地涌出,只一眨眼便染红了狭小房间的地面。

【晚安哟,新人~】

在场的人中,除了GoldenFreddy嫌恶的闪到一边避开飞溅的血液,其他人都没有任何的动作或表情变化,毕竟,他们早已习以为常。

谁的手上没有沾过血呢?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