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危患者

嘛......钟爱于五夜熊和发糖
主双金(甜的)和兔熊,欢迎小天使们来鞭策我ˊ_>ˋ

精神半崩溃不定时癫疯请见谅ˉLˉ

麻麻这里有痴汉!

CP是弹簧和我(保安)XD
不服也没用,我说了算:)
感觉自己的水平跟大大们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呀。。。。。。要是有人觉得我的文章哪里不妥可以随便提,或者按照自己的喜好大改也是可以的!

鬼屋
晚上11:58:30

SpringTrap正盘腿坐在地上和幻影们一起玩着从上一个保安手里抢来的纸牌。头上昏黄的破灯管时不时地闪烁来昭示自己的存在,不过这丝毫不能影响几个幻影与一只兔子的兴致。

在第十六次输掉后,SpringTrap把手中的牌用力往面前一扔

“啊啊我不玩了!为什么总是我输!”SpringTrap烦躁地抱住头,把原本就凌乱的碎发抓得更乱。他不明白,为什么王牌明明掌握在自己手里,他却还是一直输,就连BB那个笨蛋他都赢不过!(BB:我招你惹你了......)

“你太不会隐藏心思啦,想干的事全都写在脸上,这样怎么可能会赢”幻影Freddy一脸无奈地说出了真相

“那是你们几个心机太重了!一个普通的纸牌游戏被你们玩得像谍战一样??”SpringTrap抵死不愿承认。正当他开口准备继续说些什么来掩盖自己的失败时,房间角落里的一堆杂物中传出了钟声。整整十二下,那座已经破得看不清钟面数字的老式座钟因为SpringTrap每天都会给它上发条,直到现在也仍然尽职尽责地工作着,向众人传达已经十二点整的消息。

“嗯?原来已经十二点了?”SpringTrap站起身甩了甩因为坐了太久零件卡住而有点活动僵直的腿,然后转向幻影们,露出一个邪恶的笑:
“伙计们,开工了!”
“哦哦!干活啦!”幻影们一阵兴奋

你问工作是什么?呵呵,当然是......吓保安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里明明已经传出了有人死亡的消息,却还是会有保安不怕死的来应聘值班,不过....那又怎么样呢?能让SpringTrap开心就好,这就是坐在保安室椅子上的人唯一的存在价值。

“今晚要让我尽兴哦?”SpringTrap小声自言自语。

“不过最近的保安越来越没用了,上一个才坚持了两天就挂了”幻影Chica在一边叹了口气

“那个已经算不错了,我记得有个保安只撑了一天就失败了。”幻影Freddy用并不能称之是安慰的语气对幻影Chica道

“我记得有个胆小鬼两点的时候只被BB小小地吓了一下就晕过去了吧?哈哈哈!”幻影Foxy想起了那个光是在监控里看到BB的大脸就吓得晕了过去的家伙,于是捂着肚子大笑起来,他边上的BB也跟他一样HaHaHa地发出精神污染般的笑声

“别聊天了,我们快行动吧!”SpringTrap带头跑出了破旧的隔间

“啊哈哈今天大家也很有活力啊”天花板上的幻影Mangle在心里感慨,然后和其他幻影一起出了隔间,走到自己的「岗位」上。

大家就这么像抓到了老鼠的猫一样玩弄着可怜的保安, 鬼屋里充斥着各种幻影的嚎叫声,不过奇怪的是,这次嚎叫中并没有混杂着保安的惨叫。

哦?这次的保安神经挺强大?
“呵呵。”SpringTrap轻笑,无视了房间里播放的已经听了上千遍的音频,他径直走向保安室,打算去看看这次的保安是个什么样的家伙。

当他路过保安室前的玻璃时,出于好奇,他透过玻璃打量着房间里正坐在椅子上的人类。

嗯。。。带着帽子,看不见眼睛,看起来是个阴暗的家伙。头发好长!都拖到腰了,这家伙也许有奇怪的癖好......坐姿这么端正?要是一般人早就恨不得把自己缩成一团了,这个人居然能这么从容

有趣。

想了想时间,现在应该只剩几分钟就到六点了,于是他直接走到了门外,手扒上门框只探出一个脑袋,直直地盯着里面的保安。

座位上的人几乎是在他探头的瞬间就发现了他。他看到那个人类抬起头将目光转向了门口,隐藏在帽檐下的双眼露了出来,也同样一眨不眨的盯着SpringTrap。

希望在最后一刻破灭,会是怎样的心情呢?真是让人期待...

那份从容,我来毁掉它........

突然,眼前的人类开始全身发抖,震动的幅度就算不仔细去看也能感受到。

我还什么都没干就害怕了?看来他也不怎么样,还以为会是一个有趣点的家伙。SpringTrap默默的在心里吐槽。

那么就干脆杀了他吧。。。这么想着,SpringTrap把整个身体都露了出来,迈开腿走进保安室,准备终结掉这个保安的生命。

他缓缓地向保安的脑袋伸出手。而这个过程中,面前的人一直在不停的颤抖 ,并且越来越剧烈,看过了各种人类的垂死挣扎,SpringTrap理所当然地把这当成了人类对近在咫尺的死亡的恐惧,所以他毫不犹豫的继续着动作。

然而当他的手刚碰到那人的头顶,只要用力往桌子上一撞就会让他的血液脑浆飞溅时,不幸的事情发生了

桌子上放着一个与鬼屋的气氛格格不入的蓝白色电子钟,是上个月的某个保安带来的。而现在,它上面的06:00的数字正不停的闪烁着,发出嘀嘀嘀的声音

时间到。

SpringTrap略失望地抽回了手,对仍在不停颤抖的保安真心得安慰道:“嘿,别太害怕。你运气不错,游戏规则救了你,你可以走了。要对明晚抱着期待啊!呵呵”

说完他便转身往外走,想去找幻影们继续玩。
这次打牌一定要赢!

然而他才刚走了几步,却突然被人从背后抱住了!

“呃???”SpringTrap不敢置信的转头看向身后正搂着自己的保安“你在干什么??!!!!”

“是真的。。。活着的弹簧。。。”保安突然颤抖着说了一句

那声音尖细的不像男人的声音。
而且......背后的这个触感......软软的......

。。。。。。

“你是女的?????”SpringTrap大惊失色,慌乱地挣开保安的手,快速后退到了墙边,惊恐的盯着面前的女人

为什么女人会来应聘鬼屋的保安???
女人不都应该是矫情胆小的吗???
而且为什么她会突然抱过来???
谁来说明下这现在什么鬼???

女保安并没有回答SpringTrap的问题,而是又靠了过来,脸上还挂着和(gui)善(yi)的笑:“终于见到本体了(//∇//)人家最喜欢你了!这次终于可以真实的碰到你啦!唔嘿嘿嘿快来给姐姐么一个——”

“谁要被你么啊!快滚啦流氓!别碰我!”SpringTrap挥舞着双手想阻止这个女变态的靠近,但貌似并没有什么效果,这个可怕的人仍然在渐渐逼近着。因为害怕,他头上那对平时都软软地半垂着的耳朵现在直直地炸了起来。SpringTrap从被制造出来开始直到两分钟前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杀人时的冷静现全都丢到了一边,他现在只想远离这个家伙!

“放心吧姐姐不会伤害你的ԅ(¯﹃¯ԅ)只是亲一下不会怀孕的啦(º﹃º )”继续凑上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绝望的SpringTrap

评论(8)

热度(28)